以前 大家知道我是 MAY

現在的我反璞歸真 MEI

從英文花名到中文譯名 總是脫離不了光輝的五月



是的 在荷蘭的五月就是 mei



一切的開始 是四月三十號 女王節 Koninginnedag

整個荷蘭陷入了橘色大海

穿的戴的拿的都是亮橘色



那天的我 為了友情於是冒險犯難的到了阿母斯

所有路面公車停駛 我走了一個半小時

穿過了橘色大海 才走到我朋友家

除了頭暈噁心 真的就是頭暈噁心



不是我對橘色過敏 也不是我對橘色褲襪有意見

只是整個城市陷入狂歡 第一次看到阿母斯可以這麼擁擠

運河船上是跳舞的party 平日習慣的街道盡是酒醉的人群

(對 多半拿著海尼根)沒有意料到block area...

我穿著十公分高 wedge 小心翼翼的踩著玻璃前進

滿地都是snack的垃圾 跟破碎的酒瓶

我邊走邊罵我同學 選什麼好日子聚會

又一邊祈禱 流汗總比流血好 遲到總比跌倒好



也許是因為我傍晚七點才到阿母斯

跟平常遊客參觀時間不一樣 另一番光景

所以 才這麼心煩阿母斯的 frenzy



繼四月三十 便是五月四日 Dodenherdenking

(Remembrance of the dead)

和五月五日的 Bevrijdingsdag

(Liberation day)

阿母斯的dam 鮮花素果紀念戰亡二戰士兵



對於遊行隊伍非常方便 他們在四月三十表演過後

五月五日還可以繼續表演 一箭雙鵰



ps

今年五月五日適逢週六 長長的市集佔據街道

Leiden變成大跳蚤市場 真的很像岡山籮筐會
















-----
創作者介紹

county

coun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